酶制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酶制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捞宝恢复上市水面之下谁在建仓

发布时间:2020-10-17 01:20:30 阅读: 来源:酶制剂厂家

“捞宝”恢复上市 水面之下谁在建仓

*ST集成、*ST凤凰本月12日、18日将恢复上市,从历史案例看,它们的股价表现值得期待;在两公司潜伏多时的股东们,有望身家倍增。记者对比发现,停牌期间,两公司的前十大股东榜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且新进股东的来历和手法都颇有看点。

*ST集成、*ST凤凰本月12日、18日将恢复上市,从历史案例看,它们的股价表现值得期待;在两公司潜伏多时的股东们,有望身家倍增。记者对比发现,停牌期间,两公司的前十大股东榜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且新进股东的来历和手法都颇有看点。

将于近两周内先后“复活”的*ST集成(原*ST超日)和*ST凤凰,有望再次上演“涅槃造富”的神话。二者不仅将成为今年首批恢复上市的公司,也可能是年内仅有的两家,其“重生”后的市场表现将颇具看点。这两家同在2014年5月的熊市行情中暂停上市的公司,目前其每股收益甚至已接近暂停上市前的股价;再看两公司的股东榜,均在暂停上市期间发生骤变,突击入主及受让股份者都可能随着股票恢复上市时赚得盆满钵满。

上证报记者注意到,相比于暂停上市前的“火中取栗”,*ST凤凰与*ST集成的潜伏股东大多来自于暂停上市后的计划性入股,如有牛散在公司重整时溢价接盘,虽然成本略高但也降低了不确定性;还有的大股东抢在重组新政出台前,搭上了协议定价低吸筹码的末班车,进一步扩大持股比例摊薄成本。

牛散溢价接盘博暴涨

时隔一年,无论从公司基本面还是市场环境来说,都已大不相同。公司层面,*ST凤凰暂停上市前股价为2.53元,而去年公司基本每股收益为4.26元;*ST集成(原*ST超日)停牌前收盘价1.91元(停牌重整后折合每股1.22元),而公司去年基本每股收益为1.07元。放眼大盘 ,上证指数已由去年5月份的2000点涨至3700点,深证成指也从7200点涨至12700点,涨幅约八成。

而从历史案例看,2013年恢复上市的恒立实业 (原*ST恒立)、ST生化(原*ST生化)、五矿稀土 (原*ST关铝),恢复交易首日涨幅分别达到369%、282%和115%,期间最高涨幅甚至高达六七倍。

综上,即将于本月12日、18日恢复上市的*ST集成、*ST凤凰的股价表现也将值得期待;而两公司潜伏多时的股东们,则有望身家倍增。上证报记者对比发现,停牌期间,两公司的前十大股东榜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且新进股东的来历和手法都颇有看点。

具体来看,由于*ST集成与*ST凤凰都是从2014年5月份开始暂停上市,所以对比两公司2014年一季报和半年报的前十大股东榜就可以找出在停牌前突击买入的股东。其中,*ST凤凰的两份股东榜并未发生变化;而*ST集成的一个明显变化是,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于停牌前买入750万股,占当时公司总股本的1.58%,成为第三大股东。不过,随着重整计划的进行,其低于1.98%的最新持股比例已经无法挤进前十大股东榜。

与停牌前的突击买入相比,两家公司在停牌期间发生的股权变动更有看点。先说*ST凤凰,在今年一季度的前十大股东榜上,超级牛散孟祥龙持有3628.8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59%,位列第四大股东。资料显示,孟祥龙曾在锌业股份 、华谊嘉信 、上海梅林等公司的前十大股东榜上留名。除孟祥龙外,周海虹和马明海均持有1814.42万股。其中,周海虹也在A股市场十分活跃,其目前也是华丽家族第五大股东,曾“赌”过浩物股份 (原*ST浩物)的“复活”,也曾举牌南江B.

不过,上述三名牛散并非在*ST凤凰停牌前突击买入,而是在公司重整期内通过管理人公开竞价处置的方式溢价接盘。公司去年9月公告 ,孟祥龙分别以3.11元每股和3.06元每股申购两笔各1814.42万股,周海虹以3.58元每股申购1814.42万股,马明海以3.06元每股申购1814.42万股。*ST凤凰暂停上市前收报2.53元每股,与之相比,报价最高的周海虹溢价42%,孟祥龙的平均报价为3.09元,溢价22%。“这次申购股票当时看是对*ST凤凰恢复上市预期的一次豪赌。”有市场人士称,“但是在《重整计划》通过后,公司的债务已经减免了大半,其恢复上市预期变得更为明朗。时至今日再看,三人的持股成本均低于公司的每股收益以及新任大股东的持股成本,是笔相当划算的交易。”

值得一提的是,*ST凤凰刚在恢复上市前完成易主。据7月28日公告,中外运长航与民企顺航海运于7月23日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前者将以5.53元每股转让所持*ST凤凰1.81亿股,总价10.01亿元。交易完成后,顺航海运将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7.89%。协议规定,股份转让完成后,顺航海运负责推进*ST凤凰重大资产重组事宜,依法将其持有的控股子公司港海(天津)建设的全部股份注入,并保证于2016年5月31日之前完成重大资产重组交割事宜。

大股东抢捞低价筹码

与*ST凤凰相比,*ST集成的新任大股东江苏协鑫持股成本则更低,其手法也更为“讲究”。

2014年,江苏协鑫通过重整计划成为*ST集成(原*ST超日)新任大股东。根据重整计划,*ST超日以每10股转增19.92股的比例实施资本公积转增股本,共计转增16.80亿股,由江苏协鑫、嘉兴长元、上海安波等九方组成的投资人受让上述转增股份并支付14.6亿元;同时,*ST超日通过处置境内外资产和借款等方式筹集不低于5亿元,此合计不低于19.6亿元用于支付重整费用、清偿债务、提存初步确认债权和预计债权以及作为*ST超日后续经营的流动资金。其中,江苏协鑫担任牵头人,将在完成投资后成为*ST超日的控股股东,公司实际控制人变为朱共山 .

在成为大股东之后,江苏协鑫又通过一次重组注资,获得了公司更多的低价筹码。根据今年6月披露的重组方案,上市公司拟发行股份收购江苏东昇、张家港其辰各100%股权,交易价格20.23亿元。但发行价格仅为1元每股,大幅低于暂停上市前股价1.91元。同时,公司还拟以1.26元每股向部分关联股东发行不超过5亿股,募集6.3亿元配套资金。需要注意的是,标的资产江苏东昇和张家港其辰背后的股东分别为上海其印、江苏协鑫。其中,*ST集成拟向上海其印发行14.23亿股,向江苏协鑫发行6亿股。而上海其印的控制人朱钰峰与*ST集成的实控人朱共山系父子关系。也就是说,朱共山家族又通过本次重组扩大了持股比例,摊薄了持股成本。

至于公司为何能以如此便宜的价格发行股份,主要系大股东搭上了协议定价的末班车。按照2014年11月23日起施行的新版《重组办法》对上市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价格规定: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价格不得低于市场参考价的90%,市场参考价为本次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的董事会决议公告日前20个交易日、60个交易日或者120个交易日的公司股票交易均价之一。而*ST超日董事会决议公告日前20个交易日、60个交易日、120个交易日的公司股票交易均价的90%则分别为1.26元每股、1.29元每股、1.55元每股,均高于*ST集成所定的1元每股的非公开发行价格。

“按照老的《重组办法》,破产重整模式下股东可以采取协商定价方式,但是实践中存在市价约束不足的问题,容易引发定价过低导致利益输送风险,损害和侵占中小股东利益,所以在新修订的《重组办法》中被取消,采取统一的交易日均价折价模式。”有律师告诉记者。但*ST集成表示:“公司于2014年6月26日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按照证监会对《重组办法》过渡期衔接规定,2014年7月11日前,上市公司已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的,破产重整涉及的发行股份价格可以进行协商定价。”毫无疑问,*ST集成恢复上市后,上述低价筹码有望大幅“升值”。

值得注意的是,*ST集成已引起了私募大佬泽熙投资徐翔的关注。今年6月24日以来,泽熙投资调研了四家上市公司,涵盖光伏、军工等领域,其中包括*ST集成。

alevel考试辅导

alevel培训辅导

ib 补习

ib考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