酶制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酶制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IMF副总裁朱民全球经济增长数字不坏但是不强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6:50:16 阅读: 来源:酶制剂厂家

IMF副总裁朱民:全球经济增长数字不坏但是不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朱民13日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本次IMF世行年会形成的共识是全球经济增长基本令人满意,但总体依然偏弱,而中国经济的稳定增长,为全球经济增长做出了重要贡献。

全球经济增长不强 结构改革迫在眉睫

朱民用“数字不坏,但是不强”来形容今年全球经济的增长情况。朱民说,IMF预测今年全球经济增速为3.6%,这样的增速不错,但仔细研究,其中存在部分令人担忧的问题。首先是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实际上部分是由财政紧缩减少而获得的。

“虽然美国经济增长在2.8%左右,但0.4-0.5左右是从财政紧缩减少中得到的,去年大概减了1%,今年减了0.4-0.5%左右,”朱民说,“但是它整个的财政紧缩也减少了很多,给了它很大的帮助,所以从发达国家来说,经济增长一部分是从财政紧缩减少的原因,而这个是一次性原因,就是今年过了,明年就没有了。”

朱民认为,新兴市场国家总体走稳,但同时指出,新兴市场国内的宏观情况开始弱化。

“特别是财政政策空间减少,货币增长过快。”朱民说,“所以基本2014年从经济上来说是过渡年和改革年。”

朱民强调,各国应该通过这个重要的改革时间窗口,来加大改革和调整的力度,才能为明后年的经济可持续发展打好基础。

朱民指出,在金融市场 方面,此次年会关注的焦点主要是美联储宽松货币政策的退出和资产的重新定价。朱民表示,整个金融市场正在从由流动性主导的市场,向由增长主导的市场过度,这一过程将引起资产的重新定价。

“无论是新兴经济还是发达经济,如果资产是由流动性主导的,那价格就受到压抑,如果资产是由潜在的增长推动的,将走高,整个资产的重新定价在开始,但是整个市场还是没有从完全的流动性主导的市场转到增长主导,这个是整个金融市场变化的第一个大趋势。”朱民说。

而对于美联储的退出政策,朱民表示,会议讨论的热点是这个退出是以利率为主导减少购买,还是会涉及到整个他的资产负债平衡表的调整,并指出,这一讨论是之前并未涉及过的。

“因为之前所谓tapering 就是减少资产购买规模,但整个资产负债表还是在扩张,到今年年底,他只是每个月减少购买,总体还是在扩张,”朱民说,“但是现在随着金融市场的风险在上升,特别是长期低利率对定价产生压力,所以现在产生一个新的问题,就是如果到年底以后,美联储会不会对他整个资产负债表进行调整,这是一个市场关注的变化,这也产生了一个新的关于未来的利率预期的波动。”

在经济政策方面,朱民表示,与会者比较多的关注点是集中在结构改革。

“因为现在财政政策没有空间,所以财政要继续调整,对于货币政策的具体使用也存在很多争议,因为现在货币政策很不平衡,有宽松的货币政策有紧缩的货币政策,”朱民说,“例如美国开始紧了,但是要利用这个机会进行结构改革。”

通货紧缩和就业的隐忧

朱民还指出, 会上讨论较多的另一个话题,是目前全球性的低通胀水平。

“金融危机后,整个经济受到影响,经济复苏慢,产出比较低,我们现在的产出还在潜在产出水平以下,所以这个情况下通货膨胀偏低,应该说是可以理解的,”朱民说,“第二个是因为全球环境,比如说油价、食品价格还是在往下走,所以这个形成了特别是制造业的产品的价格,进口制造业产品的价格也在往下走,我们估计油价继续在今后两年里继续下降。

朱民表示,排除区域风险和政治风险的因素以外,油价还有4-5个百分点的下降,铁矿石会有10-15%的价格下降,食品大概还有10%左右下降。

“最关注的问题,就是现在意义上还不是通货紧缩,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可能会变成通货紧缩,通货紧缩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因为他对增长、收入分配、居民收入都会有很大的影响,这个讨论很多。”朱民说。

朱民认为,从日本过去的经验来看,要关注外部全球冲击可能会引起低通货膨胀转移或走向通货紧缩,要采取有效措施来防止这样的情况发生。

另外,全球的与会者觉得就业情况依然不乐观,总体是由于经济增长不够强。目前G20国家正在探讨如何在5年之内实现2个百分点的新增经济增长,并且就如何在增长和就业、收入分配等之间找到平衡等问题。

乌克兰危机对地缘政治、经济影响大

朱民表示,近期的乌克兰事件的影响还是很大,虽然乌克兰本身是规模较小的经济体,但俄罗斯经济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不容忽视。

朱民指出,主要由以下几个影响渠道,一是和俄罗斯的贸易、和俄罗斯的资金流动和在俄罗斯的固定资产投资。

朱民还指出,除了以上这些正常渠道外,俄罗斯经济对周边国家的影响也很重大。

“在周边很多国家,其实有很多劳动力在俄罗斯,所以从俄罗斯寄回来的侨汇收入,在有些国家可以占到GDP的40%左右,所以这个是第二个比较大的容易忽视的影响。”朱民说。

朱民指出,目前IMF已经下调了俄罗斯的经济增速至1.3%左右。

“由此带来很多的不确定性就是关于能源的供应,现在看来已经开始了能源供应的谈判,开始了外交谈判,希望局势能够缓和、稳定,但这个事件政治影响还是很大,特别是对周边的国家,它对波罗的海,对中欧一些国家,甚至到了中亚国家,很多中亚国家都和俄罗斯边界相连,都产生了一些信心问题,包括投资者信心和经济活动信心。”朱民说。

IMF份额改革遇挫 或寻求其他解决方案

对于IMF份额改革问题,朱民表示,与会代表对于美国国会没有通过2010年便提出的额度改革表示了极度的失望,同时也督促美国国会和美国政府,尽早通过改革。

朱民强调,尽管改革遇挫,但与会各国依然表明了要坚持基金是一个以额度为基础的基本法律框架不变。

“同意给美国一个延缓的机会,让他们延缓到今年年底,如果说今年年底美国国会还是不能通过改革方案,那么基金可能会重新考虑是否有其他办法来维护基金的合法性和他的资源的充裕性。”朱民说,“因为基金的合法性来自于他的股权结构,因为股权必须反映全球经济增长的国家的经济实力和结构的变化,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要坚持大的原则不变,同时考虑怎么样采取其他的措施,还是要维持原则。”

中国经济稳定增长为全球经济做出重要贡献

朱民表示,中国经济也在本次IMF年会期间被广泛而热烈讨论,各国的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对中国的经济稳定表示很大的赞赏,认为中国经济能够继续维持7-7.5%之间的增长速度,对于稳定全球的经济增长起了很大的作用。

“在会议期间,刚开始的时候,很多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和拉美国家,因为他们和中国经济的关系非常紧密,最关注的不是全球经济而是中国经济发展怎么样。”朱民说,“所以中国经济稳定是一个好事。”

朱民同时指出,会议还对当前中国的影子银行的可能存在的潜在风险表示关注。

“因为中国现在面临的情况是一个是增长稳定,一个是结构改革,一个是消除金融隐患,就在这三个方面并进的时候,怎么能够妥善协调,是个挑战,但是特别重要。”朱民说。

朱民提到,IMF总裁拉加德不久前赴中国参加中国发展论坛,在论坛期间和中国高层官员进行了会见。

“(与会者)对中国在这三方面平衡的维持和发展有信心,这也给与会者传达了很大的信心。”朱民说。(腾讯财经 纪振宇 发自华盛顿)

以下为采访文字实录:

IMF副总裁朱民:

一是全球经济,全球经济总的开会的感觉是数字不坏 但是不强,因为整个增长在恢复,全球经济增速为3.6%,但3.6%仔细看,发达国家实际上从今年的财政紧缩减少得到的,虽然美国经济增长在2.8%左右,但0.4-0.5左右是从财政紧缩减少中得到的,去年大概减了1%,今年减了0。4-0.5%左右,一个百分点的经济增长也很好,但是他整个的财政紧缩也减少了很多,给了他很大的帮助,所以从发达国家来说,经济增长还是复苏但是一部分是从财政紧缩减少的原因,而这个是一次性原因,就是今年过了,明年就没有了,所以它要重新找他的增长的基础,新兴经济体国家总体在走稳,总体在4.9-5%左右,总体来看是稳住了,如果大的市场环境没有大的变化的话,低收入国家经济增长还是继续强劲,但是也面临主要是国内的宏观情况开始弱化,特别是财政政策空间减少,货币增长过快,所以总体经济增长情况是数字不错,但是不强,所以基本2014年从经济上来说是过渡年和改革年,所以通过这个很重要的改革的窗口,来加大改革和调整的力度,才能为明后年的可持续发展打好基础。

二是金融市场,金融市场主要是以美联储的撤出,tapering,有两个比较大的变化,第一个变化是,整个金融市场从由流动性主导的市场,移向由增长主导的市场,从由liquidity driven market向growth driven market过度,这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他对资产的重新定价,无论是新兴经济还是发达经济,如果资产是由Liquidity driven的,那价格就受到压抑,如果资产是由潜在的增长推动的,将走高,整个资产的重新定价在开始,但是整个市场还是没有从完全的流动性主导的市场转到增长主导,这个是整个金融市场变化的第一个大趋势,整个金融市场第二个趋势,就是美联储的退出,这个退出是以利率为主导减少购买,还是会涉及到整个他的资产负债平衡表的调整,这个事情以前是没有讨论过的,因为之前所谓tapering 就是减少资产购买规模,但整个资产负债表还是在扩张,到今年年底,他只是每个月减少购买,总体还是在扩张,但是现在随着金融市场的风险在上升,特别是长期低利率对定价产生压力,所以现在产生一个新的问题,就是如果到年底以后,美联储会不会对他整个资产负债表进行调整,这是一个市场关注的变化,这也产生了一个新的关于未来的利率预期的波动,所以这是一个两个变化,这是从金融市场来说。

第三个从政策来说,大家讨论很多,针对政策,但是比较多的关注点是集中在结构改革,因为现在财政政策没有空间,所以财政要继续调整,对于货币政策的具体使用也存在很多争议,因为现在货币政策很不平衡,有宽松的货币政策有紧缩的货币政策,例如美国开始紧了,但是要利用这个机会进行结构改革,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但是结构改革在不同的国家会有一些不同的想法。

第四个是关于是否存在通货紧缩的风险的讨论,不能否认的事实是全球的通货膨胀率都偏低,那怎么理解这个低的概念,第一个就是因为危机的原因,金融危机后,整个经济受到影响,经济复苏慢,产出比较低,因为我们现在的产出还在潜在产出水平以下,所以这个情况通货膨胀偏低,应该说是可以理解的,第二个是因为全球环境,比如说油价、食品价格还是在往下走,所以这个形成了全国的,特别是制造业的产品的价格,进口制造业产品的价格也在往下走,我们估计油价继续在今后两年里继续下降,我们把区域风险和政治风险拿掉 这个不算,这个临时波动不算,还有4-5个百分点的下降,铁矿石,会有10-15%的价格下降,食品,大概还有10%左右下降,所以这个当然是个好事,对于通货膨胀,物价在往下走,对这个低通货膨胀是不是个问题,也引起了很多讨论,最关注的问题,就是现在意义上还不是通货紧缩,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可能会变成通货紧缩,通货紧缩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因为他对增长、收入分配、居民收入都会有很大的影响,这个讨论很多,从现在看来,日本的经验来看,很重要的是,如果有进一步的危机和风险,日本的案例提出,他有一个银行危机,他有一个全球的危机,98年的全球危机他们低估了,接着他银行业危机,就是这些冲击就一下子把他比较低的通货膨胀形成了通货紧缩,但总体来说,就是说要关注有什么外部全球冲击可能会引起低通货膨胀转移或走向通货紧缩,要采取什么措施来防止发生,这个讨论很多,也是很有意思。

第五是对就业,增长、就业、收入分配,这个是一致的关注,觉得增长还是不够强,欧洲不够、美国不够、低收入国家不够,非洲不够、中东不够、亚洲也说不够,都觉得增长不够,所以G20提出新增2个百分点5年之内增长,大家说怎么落实,现在G20正在准备如何落实,什么政策来推进这个增长,增长不等于就业,怎么在增长和就业之间找到平衡,就业不等于收入分配,这个问题变得越来越大,收入分配经过了很多讨论,也要求我们做很多新的工作。

第六点就是乌克兰事件,乌克兰事件的影响还是很大,乌克兰本身是比较小的经济,主要是看俄罗斯经济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这有几个渠道,一个是和俄罗斯的贸易,和俄罗斯的资金流动,在俄罗斯的固定资产投资,我想这是一个通常的渠道,但是在周边很多国家,其实有很多劳动力在俄罗斯,所以从俄罗斯寄回来的侨汇收入,在有些国家可以占到GDP的40%左右,所以这个是第二个比较大的容易忽视的影响,由此俄罗斯的经济增长变化,对以上三个渠道,对一些国家的影响就会比较大,我们已经下调了俄罗斯的经济增速,降到了1.3%左右,现在看来,整个的经济还是在走弱,所以它这个经济走弱以后,他整个的对周边经济的影响还在,由此带来很多的不确定性就是关于能源的供应,现在看来已经开始了能源供应的谈判,开始了外交谈判,希望局势能够缓和,稳定,但这个事件政治影响还是很大,特别是对周边的国家,它对波罗的海,对中欧一些国家,甚至到了中亚国家,很多中亚国家都和俄罗斯边界相连,都产生了一些信心问题,投资者信心和经济活动信心,所以地缘政治的影响也有很多的讨论。

第七是关于IMF的额度改革,因为美国国会没有通过额度改革,所以与会的代表对此表示了极度的失望,但是也督促美国国会和美国政府,尽早通过改革,但是与会的各个国家财政部长,也表明了要坚持基金是一个以额度为基础的基本法律框架不变,所以就继续朝着额度改革的方向走,与此同时也同意给美国在一个延缓的机会,让他们延缓到今年年底,如果说今年年底美国国会还是不能通过改革方案,那么基金可能会重新考虑是否有其他办法来维护基金的合法性和他的资源的充裕性,因为基金的合法性来自于他的股权结构,因为股权必须反映全球经济增长的国家的经济实力和结构的变化,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要坚持大的原则不变,同时考虑怎么样采取其他的措施,还是要维持原则。

最后是中国,各国的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对中国的经济稳定表示很大的赞赏,认为中国经济能够继续维持7-7.5%之间的增长速度,这对于稳定全球的经济增长起了很大的作用,在会议期间,刚开始的时候,很多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和拉美国家,因为他们和中国经济的关系非常紧密,最关注的不是全球经济而是中国经济发展怎么样,那么经过讨论,我们也经过了很多沟通和说服,说明了我们的见解,所以中国经济稳定是一个好事,但是当然也对当前的中国影子银行的可能存在的潜在风险表示关注,因为中国现在面临的情况是一个是增长稳定,一个是结构改革,一个是消除金融隐患,就在这三个方面并进的时候,怎么能够妥善协调,是个挑战,但是特别重要,我们总裁拉加德最近在中国参加中国发展论坛,有机会见了我们的总理,也见了马凯副总理,见了财长楼继伟,见了央行行长,对中国在这三方面平衡的维持和发展,有信心,这个也对与会者传达了很大的信心。

云南数显角度仪

吉林母鸡养殖场

河南大白兔奶糖价格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