酶制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酶制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IMF份额改革再遇阻或用B计划清障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8 05:12:46 阅读: 来源:酶制剂厂家

IMF份额改革再遇阻 或用B计划清障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2010年份额和治理改革大限将近,然而美国又再度竖起了“路障”——共和党立法者再度否决了改革方案,IMF由此公开表示计划将绕过美国国会寻求其他方案推进改革。

至于“B计划”究竟是什么模样,至今无人给出定论。IMF第一副主席利普顿(DavidLipton)曾在今年早期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如果美国没法在年底前批准改革,IMF将进一步讨论需要采取的措施。但他并未谈及“下一步措施”的相关内容,且对于“会否有B计划”的提问,利普顿也只是以“我相信美国最终会通过改革”加以回应。

美国国会再设路障

12月12日,IMF总裁拉加德(ChristianLagarde)在IMF官网发表声明称:“美国政府已经告知我,这些改革(2010年份额和治理改革)没有包括在目前提交美国国会的预算立法中。”

“应成员国的要求,我们现在将开始讨论推进份额和治理改革以及确保IMF具备充分资源的‘其他方案’,首先从2015年1月的执董会会议开始。”拉加德已经向美国当局表示失望,并希望美方继续努力尽快批准改革。

然而,任何替代方案都仍可能需要获得奥巴马政府的批准,这就可能点燃白宫和国会间的另一场“战火”,而国会当下正由共和党所控。

一些共和党人至今都对改革心存抵触。共和党立法人担心美国将会失去对紧急资金储备的一票否决权;此外,中国、俄罗斯和伊朗在改革后将在IMF拥有更大话语权,美国配额和投票权将有所降低,这也是美国在改革过程中屡屡拖延的关键原因。

2010年份额和治理改革被认为是IMF成立70多年来最重要的治理改革。此次改革方案将赋予新兴市场更多权利,更为合理地体现最新格局下新兴市场不断上升的经济地位。

根据2010年12月份的第14次份额总检查报告(下称“14次份额检查报告”),IMF特别提款权将扩容一倍,从2008年的2385亿增加一倍提高到4770亿特别提款权,按当时汇价评估,折合7370亿美元;同时新兴市场国家在IMF中的份额占比将重新分配,获得更多的投票权。

具体而言,一旦改革落实,中国的份额将从目前的3.8%升至6.39%,成为仅次于美国(16.75%)、日本(6.98%)之后的第三大份额国,投票权也将从目前的3.65%升至6.07%。同时,欧洲国家原有的2个席位将分配给发展中国家,这也意味着新兴国家,特别是中国在IMF的话语权将获得大幅提升;巴西、印度和俄罗斯也将跻身前十大份额国之列;同时保留原有贫穷国家的份额和投票权。

“B计划”箭在弦上?

如果美国始终不愿放行,IMF到底会否如声明中所说的那样绕过美国并考虑“其他方案”?而这一“B计划”又究竟是什么模样?

利普顿(DavidLipton)曾在今年早期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如果美国没有办法批准改革,那从现在到明年1月份,我们得进一步讨论需要采取的措施。”不过利普顿并没有透露“下一步措施”的相关内容,且对于“会否有B计划”的提问,利普顿也只是以“我相信美国最终会通过改革”加以回应。

“在现有框架下,很难有后备计划。一切重大事项需要获得IMF成员国85%的投票,而美国便包揽了16.5%的一票否决权。诸如金砖银行等新型机构当然对美国存在威胁,但只是象征性意义,金砖五国内部的意识形态存在很多差异,只是对于国际架构的不满成了一个‘黏合剂’,使它们走到了一起。”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乔依德本报记者表示。

值得关注的是,当前美国正处于选举周期,因此任何可能引导舆论的议案都或将在选举前“低头”。“我不排除B计划的可能性。美国会遵循选举周期,份额改革这项争议性议程很有可能会被推迟到总统选举结束之后。”孟加拉国央行行长拉赫曼(AtiurRahma)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

通过改革符合美国利益

作为当年布雷顿森林会议的产物,IMF对美国具有重大意义,而份额改革对IMF的可信性、合法性和有效性举足轻重,美国真的会迈出这富有争议的一步吗?

“实际上,IMF这个国际组织对美国有利,若要亲手将其毁掉就太愚蠢了。”乔依德表示

事实表明,IMF在政治、战略上对美国极具重要性。例如,此前在格鲁吉亚和俄罗斯矛盾升级时,IMF就出手相助;此次乌克兰危机中,IMF更是批准向乌克兰提供170亿美元两年期援助计划,以帮助该国在历经数月之久的动荡之后实现复苏。可见,IMF援助的对象都符合美国的地缘政治需求,动用的援助基金却非全部出自美国纳税人,而是由多个成员国贡献的。

“美国不会放弃IMF这个多边机构。但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没有重大压力是绝不会愿意改变现状的,维持现状总是美国的‘舒适圈’。”乔依德表示。如果IMF改革落空,则进一步强化了新兴市场国家寻求在IMF之外建立多元化国际金融组织的合法性。

值得注意的是,专门致力于国会事务研究的机构“国会研究服务”(CRS)在其名为《IMF改革:国会需要考虑的事务》中指出,即便通过改革,美国的配额也只是从当前的17.69%降低到17.4%,对应到投票权则仍将继续保持15%的否决权,而IMF重要事务需要获得85%的支持率,因此美国仍然持有单一否决权。

合肥首饰饰品加工

贵州油管接头

成都鼾立停喷剂的危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