酶制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酶制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铝事件追踪被忽略的和被遗忘的

发布时间:2021-01-07 19:39:10 阅读: 来源:酶制剂厂家

停工始末

8月16日中午,一封来自美铝的快递打破了王略(化名)家中的平静。

这份快递中一份文件表示“不复工者,属于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公司将按有关的规章制度作出严肃处理”。

王略就是文件所指的“不复工者之一”,面对妻子的不安,王略很沮丧:“本来是员工和公司的事,现在变成家庭、员工和公司的事了。”

王略是美铝(上海)铝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铝上海”)的一名一线普通员工,作为美铝全球结构精简的一部分,美铝上海被美铝卖给了云南冶金集团(以下简称云冶)。

不过,王略对美铝出售美铝上海的做法很有些不满:“美铝对要出售(美铝上海)的事一直遮遮掩掩,卖掉了也不通知全部员工,我们是通过查看云冶的网站才知道我们被卖了,此后也没人告诉我们以后的情况。”

于是,从8月11日下午5时开始,美铝上海的绝大部分一线员工开始“停工”抗议。

8月18日,云冶来的负责人宣布全面接管美铝,表示有什么问题就找他们谈,但在王略看来“这明显不合理,与我们签合同的是美铝,怎么突然就成云冶了呢?”

8月17日半夜至18日凌晨,云冶与压延车间的30多名停工员工谈判,但双方最终没达成协议。事后,压延员工起草了一份声明,希望全厂员工能共进退,以防止被各个击破,“现在全厂70%-80%的员工都在上面签了名”。

不过,王略的压力越来越大,现在车间经理都在催他们上工,“天天打电话,虽然大家仍然拒绝开动设备,但有几个顶不住的工友已经进车间了”。

本报记者联系到美铝亚太区政府事务及公共关系总监黄志湘,欲就相关问题进行采访,但对方表示由于今天太忙,无法接受本报采访。

王略实在想不明白,为何公司要发快递到家里,而不是直接在公司里通知员工。“虽然我们停工了,但我们仍然按时上下班,只是拒绝进车间工作,

而在上述美铝快递给员工的信中,复工时间也有矛盾,一份称“现公司要求所有员工立即复工,在2009年8月14日15时之前恢复生产”,另一份称“自2009年8月11日下午5时以来的停工行为,在2009年8月15日按正常班次复工者,既往不咎”。两份文件的落款日期均为2009年8月14日。

不过,无论怎样,停工员工要想在规定时间内复工是没有可能的,王略表示,最早收到快递的同事也是在15日,“拿到信的时候就已经过了信中规定的复工时间了”。

被隐藏的矛盾

在8月11日得知美铝上海被出售后,美铝上海一线员工开始停工,“刚开始规模还不是很大,因为有些生产线不是说停就停的,比如熔铸车间,有材料的炉子不能停,否则炉子要坏掉,后来有设备的原料都用完了,大家才逐步全部停工了”。

在王略看来,这次“停工”是美铝上海多年来矛盾的集中爆发。

美铝上海长期以来忽视普通工人的利益是导致此次“停工”的关键。王略介绍,一线员工洗浴间的水龙头大部分都是坏的,管子也都锈迹斑斑,但美铝上海的管理团队年薪好几十万美金,“每个月的车补就七八千”。

8月17日,在美铝、云冶和美铝上海员工的沟通会上,有一名女员工举起她被严重烫伤的手,质问管理层,“这么长时间了,你们有谁来看过我,哪怕是慰问信,有过一封吗?”

王略还透露,在与美铝签约时,美铝表示发13个月的工资,但在合同里却变成了12个月工资加年终奖,“把本来就应该有的年终奖当成13个月的工资”。

“我对美铝是真没什么信心了,以前一直忍着,是因为它是老板;但现在既然不是老板,那就一次谈清楚吧”。王略说。

合同背后的合同

“怎么处理我们与美铝未尽的合同,这是我们最关注的。”王略坦承,维护自身利益是“停工”的首要目的。

在本报8月18日的报道中,黄志湘曾向本报记者表示,按照双方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云冶集团承诺,员工原来的薪金待遇、工龄、岗位都不变。

不过,在王略看来,云冶集团的承诺分量有限,美铝与员工的“合同”不仅是在纸面上,还在口头上和行动中。

美铝的员工收入分为两大块,一是合同上规定的薪酬,另一是额外的奖金,“平时是六四开”。王略表示,由于奖金未计入合同中,因此,即使云冶按合同履行,也很难让员工满意,如果奖金大幅减少或者没有的话,那就等于“变相降薪”。

事实上,停工员工希望就奖金的问题得到美铝的答复,“王继尧(美铝上海的负责人)曾暗示能保证一年,但不是明确答复,至今为止,我们都没有获到明确的答复”。

对于美铝要求员工与云冶进行商谈的做法,王略很不理解:“和我签劳动合同的是美铝,为什么美铝不和我谈,而要第三方云冶来跟我谈?”

王略认为由于合同主体方发生变更,美铝实质上已经单方面解约,“因此我们要求美铝给予补偿以了结合同。无论怎样,美铝起码要给个回应,对于我们提出的要求给个回复。”

2009年8月17日,美铝和云冶召集全体员工举行沟通会,王略透露,会上员工就合同问题想讨个说法,但美铝仍然拒绝回复。“美铝亚太区总裁陈锦亚什么话都没有”,美铝同时还警告停工员工,如果不按时复工将会用劳动纪律来进行惩罚。

“我们不想这样做,在现在这个就业形势下,要再找一份这样的工作并不容易。”王略有些无奈,“我们并不认为云冶就比美铝差,但起码要先把美铝的事给了解了。之后,如果我们再与云冶签订合同,那我们肯定会珍惜这个工作机会,也会好好干的。”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幼儿白癜风如何治疗 千万不可以吃零食

重庆治疗牛皮癣的费用是多少?

上海比较好的肾病医院

上海哪个医院肾病

上海看肾病哪家医院好

重庆治疗牛皮癣医师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