酶制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酶制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马援大器晚成半百之年遇明主令越南独立推迟九百年

发布时间:2021-01-06 12:11:46 阅读: 来源:酶制剂厂家

马援大器晚成,半百之年遇明主!令越南独立推迟九百年

你们知道马援令越南独立推迟九百年的故事吗?接下来小编为您讲解。

马援,东汉开国名将,官拜伏波将军。他大器晚成,为国立下了卓越的功勋。纵观马援的一生,其最光辉的时刻要数镇压爆发于今天越南北部的蛮族暴动,他将越南的独立足足推迟九百年之久。然而就是这样一位伟大的将军,在其为国“马革裹尸”后,却受到了素有善待功臣之名的光武帝刘秀的迫害,这其中又有什么隐情呢?

大器晚成,半百之年遇明主

马援,扶风茂陵人,出身于一个官宦世家,身世相当显赫。马援少有大志,很早就表现出过人的才干。马援的兄长马况一直很看好他,但为了防止马援骄傲自大,他告诫马援:“汝大才,当晚成。”只有经过充分磨砺,方可建立伟大的功业。而大器晚成,成为了马援的代名词。

在兄长的劝勉下,马援沉心屏气,潜下心来努力拓展自己的才能。到了新莽时期,马援因犯罪亡命于边境的北地郡,并在该地以田牧为业,初步展露了自己的才能。经过妥善经营,马援竟成了远近闻名的大富豪,牲畜达到数万头之多。对于安逸的富翁生活,马援不习惯也不留恋。于是马援慷慨地将全部财产分给了昆弟故旧。马援虽然舍去了财产,却在整个关西赢得了仗义疏财的好名声,以任侠而闻名关西。

其后,马援曾短暂地为王莽政权效过力。在新莽政权灭亡后,马援协同自己的家族、宾客,投靠了割据陇右的军阀隗嚣。此后,他充分发挥自己交际广泛的优势,作为使臣“遨游”于隗嚣与割据蜀地的公孙述之间。虽然两人均非常看重自己,但马援并不认为他们的器量能够驾驭自己。在他心目中,只有定鼎洛阳的光武帝刘秀,才是他心中的明主。为了促使隗嚣归附东汉,马援曾亲自出使洛阳,面见光武帝。

一开始,刘秀对马援的第一印象并不好。对于马援若隐若现的纵横家习气,刘秀非常看不惯,认为这是不忠的表现。于是他讽刺马援:“卿遨游于二帝之间,今见卿,使人大惭。”对于刘秀明褒暗贬式的讥讽,马援正色回答:“当今之世,非独君择臣也,臣亦择君。”随后,马援向刘秀讲述了自己不侍奉于隗嚣、公孙述的缘由,在他心里只有英武与宽厚兼具的光武帝,才是能够让其驱驰的明主。对于马援的言论,刘秀初步表示认可,两人也就此建立了友谊。

在马援的运作下,隗嚣向刘秀交纳质子,初步表示臣服。而马援也随同质子,居住于洛阳。然而好景不长,在野心的驱使下,隗嚣却选择了背汉自立。这让孤悬于洛阳的马援,处境十分微妙。但是一心向汉的马援,立即表现出自己与隗嚣决裂的态度,他屡次修书于隗嚣,斥责他的背信弃义。此外,他还与隗嚣部将通信,希望他们能够反正,但是却都没有奏效。

建武八年(公元32年),马援终于得到了展现自己才能的机会。当时刘秀亲征隗嚣,由于对地形不熟,导致大军行军迟缓,逐渐陷入了困境。随后马援的突然拜访为刘秀解了围。对于陇右地形,记忆力超群的马援早就了然于心。他聚谷成堆,用以模拟地形,这是中国有记载以来第一次沙盘作业。马援以详实的语言,为汉军指明行军方向,分析双方的攻守形势,揭示隗嚣终将土崩瓦解的结局。对于马援的讲解,光武帝不禁赞叹道:“虏在吾目中矣。”此后,汉军大败隗嚣军,为最终将其消灭奠定了基础。

由于马援的优异表现,光武帝刘秀将他任命为太中大夫,正式开启了他的将帅生涯,而此时的马援已经年近五旬,真可谓大器晚成。

征战四方,平定交趾立殊勋

马援归附刘秀时,天下已几近统一,大小割据势力已大部被削除。然而初生的东汉王朝仍面临严峻的挑战,外部的匈奴等游牧民族,以及内部的叛乱势力,均在蠢蠢欲动。为了解决棘手问题,光武帝开始委马援以重任。相对于我们所熟悉的云台二十八将,马援不仅没领过兵,资历也很浅,光武帝为何会选择他呢?

首先,刘秀非常看好马援的才能。马援虽然此前并未领兵,但是他熟悉边境事务,且对于军事极有看法。据史书记载,刘秀和马援经常一起讨论兵法,两人一起极为相投。由此,刘秀开始越来越对马援刮目相看,将其视之为重要的臣子。

其次,任用马援符合刘秀政策的需要。刘秀之所以享有不杀功臣的美名,与其“退功臣,进文吏”的政策有关。在统一天下后,刘秀开始有意识地剥夺功臣们的官职,并代之以荣誉性的职位。刘秀运用赏赐和联姻的手段,与这些功臣保持了亲近的关系。这样做,既让功臣们成为自己统治的支持性力量,又减轻了他们对于中央皇权的威胁,由此后汉避免了前汉君臣相残的悲剧。在这个背景下,功臣们不再从事具体事务,再让他们继续领军带队开始变得不现实。于是,资历浅且深受刘秀信任的马援,成为讨伐内外敌人的最佳人选。

在刘秀的信任之下,马援的才能得到充分展示。首先,他于公元37年率军平定盘踞陇西的羌族势力。羌人畏惧汉军,纷纷撤往险要的山地,妄图抗拒马援。然而马援避实就虚,趁势占据水草丰盛之地,不与他们交战。不久后,羌人因为缺乏食物,不得不成批地逃离汉朝的属地,前后有数十万户之多,从此陇西再无叛羌。随后,马援用了六年时间在陇西恢复生产、修缮战备,取得了卓越政绩。他也因为功劳,被朝廷封为虎贲中郎将。

建武十六年(公元41年),自称南岳太师的邪教首领李广在皖城造反,攻杀长吏。马援率军猛攻叛军,斩首万余人,很快平定这次叛乱。还没等马援歇口气,越人土豪征侧征贰姐妹在交趾郡扯起反旗。征侧征贰姐妹在越南十分有名,被该国视为民族英雄。

征侧本是交趾当地雒将(越人地方首领)的女儿,她的丈夫因为犯法被交趾郡郡守所逮捕。征侧是一名有胆识的奇女子,为了救出丈夫,她联合自己的妹妹征贰造反,早已对汉朝统治不满的群蛮群起响应,很快就占领了交趾大部分地区。在这紧急的情况下,马援临危受命,被任命为伏波将军,率军开往南方之地。此后,伏波将军成了马援的专有名词。

在当时,交趾郡仍是烟瘴毒虫密布的不毛之地,经常用作于流放犯人。当地恶劣的热带气候,是外来军队的大敌。汉军刚到当地,便面临严峻的考验,与马援一同出征的楼船将军段志就因病而死。而马援并没有被困难所吓倒,他率军疾进千里,在浪泊地区大败叛军,斩首数千人。其后,马援又穷追不舍,并屡破征侧征贰姐妹,最终将两人斩首,传首于洛阳。为了表彰马援的卓越功勋,朝廷将之封为新息侯。随后,马援继续率兵扫清征侧征贰余党,于建武二十年(公元42年)胜利回朝。

马援对于交趾的征伐虽然历史不长,却给当地带来了深刻的印记。深谋远虑的马援明白,交趾之所以会叛乱,是因为汉法与当地越法有冲突。要消弭当地的叛乱,务必提高当地的经济文化水平,要使用攻心战略。于是马援废除了当地的旧法恶习,将汉法、汉仪、汉语和汉字推广给交趾的群蛮。同时,马援兴修水利,劝课农桑,将先进的农耕技术传播给当地人。从此以后,交趾诸蛮皆以马援规定的法则行事,不再反叛。由此,越南的独立足足被马援推迟了九百年。到今天,从广西到越南的民众仍然怀念伏波将军马援,当地人不仅为其建立庙宇,还将之视为神明,年年祭祀。

马革裹尸,功臣却终遭迫害

马援功劳越来越大,朝廷对他也恩宠日隆,其地位大有超越其他功臣宿将的趋势。然而“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马援的优秀也势必引起小人的嫉恨与排挤,谗毁、污蔑也趁势而来。一生磊落,从不结朋党的马援,在政治上逐渐陷入孤立。

同僚的排挤并不算可怕,真正可怕的是光武帝刘秀对马援态度的变化。刘秀虽然非常讲人情味,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是个无原则的老好人。对于违背他既定路线的臣子,刘秀绝不会赐予其以仁慈。韩歆、欧阳歙、戴涉三人都曾担任大司徒,但都因与刘秀意见相悖而自杀,这真可谓是“伴君如伴虎”。由此可见,即使对于马援来说,只要他有违背刘秀原则的趋势,也必然会受到来自于皇帝的迫害。在平定征侧征贰叛乱后,刘秀马援君臣之间开始嫌隙丛生,而马援的悲剧也就此种下了。

对于刘秀来说,马援曾经是维持政权稳定绝好的工具。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工具”开始变得越来越不好用了。马援之前之所以被重用,就是因为他位卑言轻,其地位不会威胁到那些已经退隐二线的功臣宿将。但随着马援不断建功,随着他政治地位和话语权的不断提升,刘秀的老臣们开始对马援“另眼相看”。由此,在老臣们眼中,刘秀对马援的重用,无异于一种偏袒。刘秀越任用马援,这些老臣就会越嫉恨、越恐慌,从而对刘秀本人产生不臣之心。而这些,绝不是刘秀所愿意看到的。刚开始,刘秀还能为马援挡住污蔑。但随着老臣们不满情绪的不断提升,刘秀也不会总为马援当挡箭牌。

对于马援来说,此时唯一的自救方法,无疑是从此功成身退,与其他功臣们一起坐享荣华富贵。若马援不再立新功,其他的大臣也不会将其视为威胁,作为平衡维持者的刘秀也能安得自在。然而,品格卓群的马援绝不会走这条路。

在马援从交趾班师回朝后,他的故友孟冀曾好心劝谏马援,希望他能就此结束军旅生涯,与家人共享天伦。然而马援却因此勃然大怒,就此说出了那句流传千古的名言:“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何能卧床上在儿女子手中邪!”在马援的价值观中,为国奉献自己的躯体和灵魂才是至高的追求,个人的荣辱、家族的繁荣、肉体的享受都在其次。对于马援的品格,孟冀又敬又叹:“如果有烈士,那就像你一样啊!”

公元45年,马援五十九岁,他率军击退了匈奴、乌桓对于北方边境的骚扰。公元48年,马援已经六十二岁,已经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兵。然而当南方五溪蛮叛乱,这位矍铄的老翁仍然主动请缨,深入不毛,镇压敌军。此时,马援已经意料到自己将不能返回洛阳,他对自己的故友说:我受厚恩,年龄紧迫余日已经不多,时常以不能死于国事而恐惧,现在获得出征机会,死了也心甘瞑目。”马援最终一语成谶,他因为年高和劳累,最终病逝于平定叛乱的前线,实现了他马革裹尸的梦想。而马援的献身,也让他成为历代中国军人的楷模!

马援死了,刘秀为了安抚诸老臣,再也不愿意保护马援的名声以及其家人的安全。与马援素有嫌隙的耿舒、梁松、马武纷纷上书,罗织罪名诬陷这位死去的老将。

对于这些诬陷,刘秀居然照单全收,他收走了马援新息侯的印绶,甚至让他不能入土为安。在刘秀的默许下,权贵们趁机迫害马援的家人,害得他们草索相连,一路哀苦地到光武帝阙下伸冤。但是光武帝对此却无动于衷,直到他死后,都没有给马援平反。但是深知马援冤枉的刘秀仍留有后手,他的儿子汉明帝刘庄娶了马援的女儿为正妻,最终为马援的平反埋下了伏笔。

汉明帝继位后,马援女儿成为皇后,而马援也就此沉冤得雪,恢复了名誉。到了光武帝孙子汉章帝时,马援被追封为忠成侯,他的画像也被置入云台阁,这位为国燃烧一生的老将终于得到了应有的评价。从马援的一生中,我们既看到了一位真正的中国军人的伟大,同时也看到了封建政治的无情与可怖。

中国有没有nk细胞疗法有没

北京301nk免疫治疗贵吗

北联生物nk细胞

相关阅读